Badyoung

劣迹斑斑却奢求深情,孤注一掷惟水波不兴

那一年盛夏的开始是我们,却也以我们结尾。
还记得我送你糖果的那个下午,刺眼的阳光照着空气里的灰尘一点一点的那么清晰却又若隐若现,刺耳的蝉鸣时高时低的伴随着心跳的声音传达到大脑皮层的听觉中枢,你沾满粉笔灰的双手和叼着糖的笑,那时候的我们多好。
如今夏天到了,天气还是那般热,还有那般肆无忌惮的蝉鸣,可曾经那些夏天的青春,就像我们一样再也回不去了。